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鲍有斌 > 卡兰尼克“裸退” 程维王兴“左右互搏”

卡兰尼克“裸退” 程维王兴“左右互搏”

在2017年6月,因为性丑闻事情发酵而辞去UBER首席执行官的卡兰尼克(Kalanick)只能算是暂时回避风头,很多分析师包括UBER员工,相信卡兰尼克有一天宣布“I AM BACK”。不过这种设想在软银宣布入局后,可能性变的微乎其微。UBER也真算彻底告别了卡兰尼克时代,他在中国曾经的对手,程维,则需要面对同为“腾讯系”的美团,王兴在出行领域对程维发起挑战。
 
软银投资 卡兰尼克彻底出局
 
以软银为首的财团宣布以480亿美元估值从现有Uber投资者和员工购买大批股票。480亿美元估值较Ube此前的最高融资时680亿缩减了30%。投资财团将拥有Uber 17.5%股权,其中最大股东软银拥有比例为15%。
 
作为本次交易中的核心人物,前UBER CEO卡兰尼克原本持有10%的股权。目前他已经出售了近三分之一股票,套现大约14亿美元。最重要一点,投资完成后另一个重大变化就是,董事会成员将不再保留对优先股的超级投票权(之前这一比例为每股10张),包括卡兰尼克以及Benchmark和其它早期投资者都是如此。
 
也就是说,尽管还是董事会成员,但科技企业创始人AB股权设计,将失效。卡兰尼克还持有UBE大约6%股权,在董事会失去话语权。卡兰尼克仍然有权再任命两名董事会成员,由于要得到董事会多数成员同意,已经变得意义不大。可以说,卡兰尼克这次才算是“裸腿”。
 
从此,UBER也就来到PE和职业经理人时代。
 
滴滴收割中国市场
 
就在2016年8月,在中国市场和滴滴竞争进入白热化状态下,卡兰尼克果断决定将中国业务与滴滴合并。滴滴出行收购优步中国品牌、业务、数据等。Uber全球将持有滴滴5.89%股权,相当于17.7%经济权益,优步中国其余中国股东将获得合计2.3%经济权益。
 
当时滴滴估值,270亿美元到280亿美元左右。就在一个月前,即2017年12月21日滴滴完成40亿美元融资,估值约550亿美元-600亿美元之间,软银也是投资方之一。在与UBER合一年半后,滴滴估值增加了超过1倍,UBER估值从最高峰降低30%。
 
单从这笔交易来看,滴滴持股UBER部分严重缩水,UBER持股滴滴部分增值丰厚。
 
在打车软件市场,易到一直没有真正对滴滴造成威胁,乐视入股易车,随着乐视2017年陷入重大危机,易到很不容易摆脱乐视控制后,但是已经失去最好的机会。滴滴通过在美国扶持lyft本意并不是真与UBER竞争,稳固中国盘面是最大的计划。实际上也达到了目的。
 
美团是搅局者还是颠覆者
 
不过美团却瞄准了高频的打车业务,想让高频外卖业务迁移到打车业务,“更好的生活”本身也包括出行。在策略上,美团只从一个城市的打车业务做起,而且没有选择一线城市北上广深,而是从二线南京试水。
 
美团在去年底扩大规模,将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杭州、福州、温州和厦门等城市纳入打车业务新的扩张版图中。尽管因为资质问题,在北京美团打车暂时无法接客,但作为美团的总部所在地北京,与主管部门协调好只是时间问题。
 
2017年滴滴拿到2笔融资。4月,滴滴宣布完成超过55亿美元的投资。轮融资前滴滴账上有超过100亿美元现金储备,加上此轮融资,滴滴现金储备则将达到140亿美元。
 
滴滴宣布已经在多数城市实现了盈利,基本车费20%的佣金提成,让其有更多现金流。加上滴滴账上的的140亿美金怎么用?
 
美团在全国扩张,势必要从滴滴固有盘中撬走用户,只有一条路可以走,就是补贴。
 
2017年10月,美团点评完成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,投后估值300亿美元。当年美团总交易量达到3600亿,毛利330亿,这表示也有充足现金流。估值虽不及滴滴,但是决心已下,且双方弹药充足。
 
乌镇互联网大会上,由王兴和刘强东做东的一顿饭局上,马化腾和程维也应邀参加。同为腾讯系的滴滴和美团,打车业务上“左右互搏”。
 
 
 
推荐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