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鲍有斌 > 从王健林最近5年工作总结看万达电商起落

从王健林最近5年工作总结看万达电商起落

1月20日,在万达集团年会关于2017年工作总结中,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“批评”了网络科技集团总裁曲德君,总共就管3000多人,外界说裁员6000人,也不出来辟谣。网科集团全年完成收入58.6亿元,没有完成万达集团布置的任务。经历大裁员,王健林对网科集团已经没有提出新目标,不过透露万达要和世界级网络巨头合作。

从提出集团全面O2O,到联合腾讯百度成立万达电商公司,并经历万达电商多次更换职业经理人,最后由万达老臣曲德君亲自掌管,在5年内三度更换CEO,以大裁员告别2017年。万达电商这5年的发展起落,从王健林最近5年工作报告对电商业务期望和任务制定,进行梳理,或许可见端倪。

2013年:电商试运行 重点发展会员

2013年电商公司试行,四季度在6个广场正式推出。万达不学阿里、京东,即做B2C或者C2C,万达是“智慧广场”,定位于大会员、大数据,真正做到线上线下结合。

按照万达设想,万达平均每个广场每天5万客流,全部广场年客流将超过20亿人次。万达还有一百多家酒店、几百家电影城、几十家儿童娱乐、数个超大型度假区,也就是说线下会员是有足够保证,万达就把线上平台做好,把线下会员引入线上。

对于2014年目标,王健林今年要求电商覆盖所有广场,重点抓会员和数据。电商会员达到3000万。因为万达电商会员都是实实在在在万达消费拿积分的,所以“比淘宝、微信用户忠诚度和黏度更高”。而且,万达电子商务模式一旦成功,就是全球零售行业第一个O2O电子商务模式,对全球大型零售企业具有示范性,所以“万达电商只许成功,不能失败”。

时任万达电商CEO的是龚义涛,前阿里巴巴技术总监。

2014年:收购快钱 联手腾讯百度

2014年9月,万达与百度、腾讯合资成立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,联手打造全球最大的O2O电子商务公司。万达电商引进了核心团队,当年7月,万达电商第二任CEO董策上任。

对于万达电商的计划,要求3年做成一个开放的平台级电商,然后其它购物中心、百货店、电影院、餐饮商家去谈合作,万达电商亿级会员的平台,相信没有哪家伙伴会拒绝。

万达控股第三方支付公司快钱,快钱公司收入29亿元。电商发展活跃会员4350万人,超额完成发展3000万会员目标。对于2015年,万达电商今年会员发展目标是1亿。

2015年:成立金融集团 推飞凡卡

万达当年在上海注册成立万达金融集团,下设网络金融、飞凡科技、保险、投资等公司。万达电商在两年探索后,内部已经达成共识,先把网络金融搞起来。王健林的要求,万达搞网络金融,要有收入和利润,能养活自己。首先要把“飞凡一卡通”做大规模,这是连接所有网络金融业务的核心节点。

飞凡卡规模做大,再发展别领域。飞凡通过对外合作,2015年到店消费人次46亿,飞凡O2O已覆盖超过1亿消费人群。飞凡一卡通将优惠、积分互换、存款、汇兑、信用卡多种功能集于一身,2016年要力争发放5000万张飞凡卡。发卡量大,就能为网贷资金提供来源。飞凡要向余额宝学习,提供比余额宝略高的存款利率,吸引资金进来。

飞凡公司2016年目标活跃会员超过1亿,飞凡卡发行5000万张。网络金融(含飞凡)收入44.6亿。

2016年:成立网科集团 提出营利百亿并整体上市目标

2016年2月,万达电商第三任CEO,李进岭上任,因为“年薪800万”传闻引起舆论关注,后来万达否认,薪水没有这么高。

腾讯和百度退出与万达的联盟。2016年10月,成立网络科技集团,包括飞凡、快钱支付、征信公司、网络数据中心、海鼎公司以及网络信贷公司,由曲德君出任总裁,并引入谷歌中国原负责人刘允等高级职业经理人。

万达集团对于万达电商确立的发展目标,明确打造中国唯一的实业+互联网大型开放平台的战略定位。万达集团批准飞凡网络2017年至2019年发展计划,同时批准飞凡5年资金计划。按照这个计划,飞凡要力争2018年实现整体赢利,2020年利润过百亿,实现飞凡整体上市。

在积累会员达到亿级以上,电商部门尝试与实体商户联合活动,探讨商业模式。2016年飞凡“6.18年中庆”和“双11全民狂欢节”,联合近万家实体商业,推出营销活动,实现销售额560亿元。在总结中,王健林特别说明,这560亿销售额虽然绝对数据看似不是特别高,但起码做到了两点:很少刷单,很少退货。关于刷单情况,万达内部人士应该更清楚,实际情况到底怎样。

飞凡用户当年活跃用户达到1.5亿,飞凡通会员8284万。网络集团收入41.9亿元,完成计划103%。笔者对这个数据感到疑惑,因为2015年提出的营收目标是是44.6亿,是否在中途将目标调整,或者业务统计有变化,不得而知。

2017年:钱太多裁员6000太夸张 重视研发

万达网科在2017年底大裁员,一时舆论哗然。消息显示,网科由6000人只保留300人。针对这一传闻,万达网科方没有给出全面和正式回应,不少媒体圈朋友评论称,“万达没有公关部门”。而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总裁曲德君在朋友圈就此事发出一番豪言,也没有确认或者否认具体数量。(据澎湃新闻消息,曲德君或将回归万达商业管理有限公司,而现任万达集团副总裁,信息管理中心总经理的朱战备将接替曲德君。)

就大裁员,在2017年工作总结中,王健林觉得有必要提一下,也进行正式回复,“网上传网科裁员6000人,网科总共就3000人,怎么可能裁掉6000人!曲德君你为什么也不出来辟辟谣?”

关于网科未来,王健林宣布,成立新网科公司,并引进世界级网络巨头战略合作。战略合作者确定之后,再来确定业务目标。

同时,万达整合商管,网科和信息中心研究业务,成立万达新消费研究院,研究线上线下融合应用软件,方向以掌握消费数据为基础,为商家增值。从实际效果出发,不玩概念,不烧大钱。

王健林检讨,犯过的错误,就是给了曲德君太多钱。他的企业家朋友们说当初网科少给点钱,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。“看来钱不能给得太多。”

网络科技集团2017年收入58.6亿元,完成年计划90%。在万达集团几大块业务中,也是唯一没有完成目标的业务。


一点思考

万达电商过去的5年,从引进经理人开始基础搭建,到与百度腾讯合作,和网络巨头再成立新公司,所以网科2018年整体盈利的目标也将不存在。既然是世界级,大概是谷歌、FB或者亚马逊之类企业。

按照王健林反思,如果万达电商就为万达广场、旅游度假区研发,可能早就出成绩了。纵观几年来,如果从会员积累上看,目标是符合要求的。但是万达显然不满意会员数量,所以交易量,收入乃至利润,虽不公开提但实际运营中更重要的数据。实际上,王健林已经提出要“有利润,养活自己”,虽然没有量化指标,但“养活自己”需要的资源/收入,完全可以计算出来。

万达自身逻辑和外界认知是,万达有大钱有大资源,没理由做不好。所以万达电商不断换将,但每一个新经理人与万达集团管理层的相互熟悉,对业务发展方向重新规划,都需要足够时间。如同一个创业公司,创始人要带一批志同道合者,需要3-5年打磨,才见曙光。

万达一方面看到淘宝和微信有巨大会员基础,可以轻松营收数百亿,一方面认为旗下各种场景超过几亿用户,一年几十亿消费频次,无法变现,“小姐心,丫头命”造成的失落,让决策方和执行方都进退维谷。

万达新研究院,果真如王健林所言,集中精力研究消费者,从客户也就是商家出发,做基础性应用,或许是一条出路。

推荐 3